☀️🌙🦆

明伢,文画双修,绑画Sanaka,雷卡中心,正在努力变强。

K爆!!!!

★淡猫颜★:

名称:《吻》

原作:《凹凸世界》

CP:雷狮x卡米尔

规格:B5

正文作者

羽黎 @不是我 |明伢|三台 @一块插线板 |汐落 @舟雪寒灯 |垂 @目垂 |漆栎 @霜天七实月 |七原罪 @七原罪 |淡猫颜|黎 éƒ @黎郁。 


彩插作者

为枭  @wei枭 |翠瑩 @嘎嘣脆 |茴茴 @痛痛飞走了 |凯 @孤山寺北 |木柴 @浪逷飞舟 |系子 


漫画作者:失智以太 @失智以太 


封面画手:芽芽  @AYNNA 


特典画手:洛普 @洛普的兔子窝 


GUEST

冰 @无定律 |阿水A梦 @水帅气 |喃喃 @浮世小鸟 


页数160p↑


价格:单本70

        å•æœ¬ï¼‹ç‰¹å…¸80

        å¿«é€’è´¹11

预售时间:三周

工作室:jackpot

地址:点我看雷卡甜蜜大亲亲 

【雷卡万圣节企划】万圣节,你回来了吗?

    万圣节,你会回来吗?

  每一年的万圣节,雷狮总会带着他的弟弟游走在灯火流离的街道。接下邻居送来的南瓜派,戴上热情商人递来的帽子,时而给捣蛋的孩子几颗糖果…在这个夜晚,他喜甜的弟弟总是能吃到很多很多的糖,直到喉咙发疼手上还是堆满了摇摇欲坠的糖果。人们的狂欢是彻夜的,谁都会忘我的沉醉其中,无论人魔鬼神。这是雷狮和卡米尔最喜欢的节日。

  卡米尔从稀薄的光晕中醒来,他坐起身伸手就是抓了一大把糖塞进嘴里。

  苦,透心的苦。

  从雷狮离开的那日起,他吃进去的糖就都变成了难以下咽的苦涩硬块儿。无论吃下多少,连曾经雷狮最常买给他的糖也苦的舌尖发麻。卡米尔一手抱起糖罐一手给自己戴上了围巾,摇摇晃晃地关上了满地糖纸的房间。

  雷狮离开家的那天是万圣夜过后的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那天雷狮必须要出去,因为卡米尔身上的怪病。

  不久前卡米尔逐渐的听不见声音了,并开始严重的厌食,唯一下咽得下去的东西只有糖果。他们居住的地方是一块人烟稀少的山边一角,那里有清爽的凉风,芳香的花朵,隐约的大海,婉转的鸟叫,那是他们远离尘世喧嚣的乐园。但唯一的不足就是附近没有医院,于是雷狮就带着他去了几里外的一家小诊所,但无奈医疗设备落后,只能判定是一种怪病,草草开了几支消食片就让他们回去。雷狮为他戴好围巾领着他去到正在狂欢的热闹小镇,人们唱啊跳啊,舞啊笑啊,不知疲惫也不知忧愁,雷狮灌下一口甜酒陪着卡米尔过完最后一个万圣夜。

  第二天清晨雷狮就整装待发的站在门口了,他让卡米尔把手掌张开,然后用着稍慢的语速开口。

  “我回来之前不许把糖罐里的糖吃完,我回来之后你一定得学会帮我开门。”

  卡米尔看着口型和手上痒丝丝的比划点了点头,雷狮站起身就转身走了出去,他走得越远太阳就升得越高,直至卡米尔的眼睛被刺得睁不开了。他睁开酸胀的眼,尽是一片的白茫。

  雷狮就再没回来。

  “你哥哥还没有回来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上门来的医生取下听诊器将话语全都写在纸上,卡米尔扫过一行比一行长的病因,放下衣服淡淡的开口道。

  “快回来了,万圣节也快到了。”

  送走医生,他将好心送来的南瓜派端到窗口,去喂给那些不小心掉队迷途的鸟儿。中午太阳正暖,卡米尔开始发困,他枕着手臂便睡在窗口边。

  是什么让他从昏睡中醒来?是谁?卡米尔睁开眼看见雷狮站在床头,接着俯下身亲了他额头,然后在他手心里比划着。

  我回来了。

  卡米尔伸手抱紧了他的哥哥,日思夜梦,他可总算回来。外头似乎隐约已扬起了人们的欢声笑语,雷狮领着他要从床上起去。可他手上瞬间没了力气,便松开了手。这时身后柔软的床被瞬间变成了森冷的深渊,他掉了进去。发麻的恐惧吞食着他,那令人颤抖的失重感紧掐他的心脏,在脑后一阵钝痛传来他才从梦中惊醒。

  卡米尔看见旁边翻到的椅子,好一会儿才回过神。太阳已经下山,冷风毫不留情的侵袭着他,他甚至连起来的力气都没有。远处的街道,呼啸过凛冽的风,不知带走了什么。

  深夜,卡米尔突然感觉到有什么在咕噜噜作响,在体内的深处,隐约咆哮着,紧接着要喷涌而出。卡米尔猛地从昏睡中惊醒,他下意识的捂住嘴跑下床,却来不及了。一股热液从指缝间溢出,他被抽走了骨头般跪在地上抑制不住的吐血。灵魂似乎要挣脱肉体的禁锢,但生的欲望不允许它飘然远去,于是它变成了粘稠的血液从身体里喷涌而出。不知过了多久血才停止咳出,卡米尔的口中除了苦涩,还多了一分腥甜。他倒在地上,呆呆的望着那滩鲜血。在他体内什么都开始崩坏衰竭,先是耳朵,肠胃,再是肺部,最后是心脏。

  长期缺乏进食的萎缩的肠胃已经无力蠕动,吐完血的胸膛热乎又空虚,能带给他的只有一阵发麻又窒息的晕眩。卡米尔闭上眼,这一定又是一场无比甜美的梦。人们在唱着不知名的歌谣,不知是为喜还是为惧而歌唱。

  又是那双温暖的手,紧紧环住了他冰冷的身躯,卡米尔睁开眼,瞥见的是雷狮翘起的发尾。窗外的灯火是更加的明亮,桌上摆着装满糖的罐子,床头也已经放好了出门准备的外套与围巾。他明白要出门去了。卡米尔欲要起身,雷狮却捏着他的下巴吻了上去。舌头刮过湿热的口腔,连同一股子的血腥味也一并相互吞咽着。那是世界上任何一颗糖果也不能比拟的甜美的吻,卡米尔觉得他的心脏似乎已经要停止了跳动。人们的歌声愈来愈高,灯火明亮的诡异。

  万圣节踏着灯火将至,卡米尔抱着要空底的糖罐靠在门口。没有雷狮监督,长期病态的嗜糖,身体总归撑不住,卡米尔感觉身体越来越沉,只要睡下去他就能再见到雷狮。这么想着他将最后一颗糖送入口中,寒风无情地摇晃他不堪重负的身体,血又从他的口中涌出。最后能给予他的,只有睡眠之神引领他去那温柔之地的祝福。

  他又在温暖中苏醒,他身处温暖的臂弯。他们所做的事情却是火热无比,神魂颠倒。他扬起脖子,被血液烫伤的喉间只能断断续续地发出几声轻叹。他被快感支配的不能自己,伸出手紧紧抓住雷狮汗湿的头发,他像团火苗,在这一瞬间熊熊燃烧…没有什么能比与深爱之人欢愉更为沉醉。灯火环绕着两副紧贴的身躯,人们的歌声唱到了最高。

  卡米尔想抱紧雷狮,可雷狮的身体却瞬间变得滚烫,像是烈火般烧疼了他的手,疯狂的燃烧着痛感神经。但他不愿意松手,如飞蛾扑火般心甘情愿,他甘愿沉沦在雷狮火热的怀抱。没有什么能够再唤醒他。

  “咚咚…!”

  有什么闷响在耳畔响起,但他不是早听不见声音了吗?

  “咚咚咚!”

 å£°éŸ³ç ¸ç¢Žäº†æ¢¦çš„屏障,卡米尔浑身一个激灵地惊醒过来。

  可他睁开眼看见的却是一片熊熊燃烧的火海。他睡着的时候不慎打翻了烛火,于是将整间屋子都烧着了。卡米尔无力的垂下头看着已经被烧烂的双手,肺部又在咕噜作响。他已经无法再等雷狮回来了。

  “咚咚咚!!”

  这不是幻觉,他真切的听到了敲门声。那垂死的心猛烈的敲击他的胸膛。那要化为泪水而溢出的冲动,驱使着他忘却火焰灼烧皮肤的剧痛,吃力地爬向门边。他撑起身子,这时的屋子已经摇摇欲坠掉下了房梁。颤抖地伸出手打开了门,白色的头巾先一步飘荡在他的眼前。

  他思念的哥哥正站在门口,朝他笑着,只是面色苍白得有些儿不正常。

  “我回来了。”

  雷狮向他伸出手,房屋倒塌了,卡米尔紧紧牵着雷狮的手。他的身体变得很轻,因为卸下了病痛和思愁,他变成了自由的灵魂。与他深爱的哥哥一起手牵着手,像那时候他们赶去城镇参加庆典一样的穿过了人群,消失在了欢歌笑语的万圣庆典中…

  在万圣节这天里,已故之人的亡魂会在这一天返回故居。人们的歌声停止了,悄然的,不知带走了什么。 

  换了时间。希望大家喜欢!滚回学校了qwq祝大家万圣节快乐!

大力Kkk!大家都超棒的!!!

★淡猫颜★:

凹凸世界雷卡《吻》合志终宣

名称:《吻》
原作:《凹凸世界》
CP:雷狮x卡米尔
规格:B5
页数:160P↑

主催:淡猫颜、黎郁

正文作者
羽黎|明伢|三台|汐落|垂|漆栎|七原罪|淡猫颜|黎 郁

彩插作者
为枭|翠瑩|茴茴|凯|木柴|系子

漫画作者:失智以太

封面画手:芽芽

特典画手:洛普

GUEST
冰|哆水A梦|喃喃

宣传文为浮沉的《蝴蝶吻》
(不收录合志中)

工作室:Jackpot

价格:单本70,单本+特典80
前十名送特典

下周六晚上八点开始预售
预售时间为三周

请大家敬请期待

【雷卡万圣节企划通知】

占Tag致歉。

现在人数已经超过24人,有还想继续参加的老师们抱歉啦XD。但是年底还会有很多企划,我们下次再见吧!谢谢你们!

 

11.11光棍节雷卡企划

Kkkk!Look!!

★淡猫颜★:

     马上就要到11.11光棍节了
     这里准备办一个雷卡企划


     主题是:单身狗/光棍节/FFF团/情侣
     文图漫不限


     企划在11.11开始,截止到12.12
    一共找三十二位劳斯参加(我应该没数错x)
     从11.11到12.12一人一天


     报名截止到11.5号


    雷卡光棍节企划,群聊号码:937329577
    


      感谢合作♥
    


    明伢举办的万圣节企划也要出来啦!快去看看吧!♥
    
    
    

这可能就是老明伢发疯吧。

【雷卡万圣节企划预告】

  咚咚咚!Hey!小可爱们你们好!欢迎你们来参加万圣节的狂欢之夜!万圣之夜会有什么出现呢?是甜蜜的糖果?嚎叫的狼人?苍白的吸血鬼?孩子们的玩闹?嘘!我看见了一对身影,那是谁呢?他们穿过了阴森的枯树林,又打开了古堡的门,其中一个身影捞起一大把糖果塞进另一个较小的身影怀里,当月光升起我看清了他们的模样。噢!别忘了,这也是属于雷狮与卡米尔的万圣狂欢夜。


  让我们为雷王骨科的爱情撒出万圣节的粮吧!(闭嘴


  活动名称:雷卡万圣节企划


  活动开始日期:10.20


  活动截止日期:10.27


  活动平台:Lofter


  活动类型:24h接力


  活动形式:文,画皆可。车,糖,刀皆可,雷卡皆可。

  群号:937876490


  请各位老师们大胆随心所欲创作出自己心目中万圣节雷卡的故事,我相信这一定会是一个难忘又精彩的万圣之夜.


  进群请将ID格式改为:LofID/昵称,人数将暂时定位24位,如果有想要多棒或者剧情连贯多篇的选手也可以踊跃参与,可以安排为24H之后的后续选手,可以不参加接力但依旧在这个活动范围,可以打活动Tag。时间安排将会在人数确定后开始安排。周一到周六的下午都不在,所以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先小窗给我之后来回答,或者交给管理员。


  最后希望看到这里的你能伸出你的双手,加入我们吧!💕

 å Tag致歉。


  

在家摸鱼。是个脑洞图。有朝一日会写出来的。………

【雷卡】在那一天,你出生了

上一章http://mingyaer.lofter.com/post/1ebad319_effbe292

当天上落下一颗星星,就意味着世间又要多了一个小生命诞生。孩子的出生往往伴随着祝福和一切温暖美好的事物降临,数之不尽的赞叹和欢笑,没有什么能比一个新生命的降生而更令人快乐。 九月初旬,树木与空气还未沾染上秋的气息,还是个蝉鸣环绕的炎热日子,在一间不起眼的小屋子中,一声啼哭打破了枯燥的蝉鸣。是一个孩子出生了!汗湿的黑发贴在女人疲惫的脸庞,她用尽了毕生所有的力气将一个小家伙带到了世间,再没力气的瘫软了身子脱力地靠在了床上。 “恭喜啊!是个男孩子,他很健康,看!是妈妈哦。”邻居的妇女抱着刚出生的小团子轻轻晃着,孩子涨红了脸大声啼哭,女人伸手抱过他,将他拥入温暖的怀中轻轻拍着,安慰着他别再害怕。孩子在女人的怀中渐渐安静下来,女人摸着他的脑袋让他吃着第一口奶。 

蝉卧在树上消了声音,生怕吵醒了方才睡下的孩子。女人一遍又一遍的抚摸着孩子湿漉软糯的胎发,挂着微笑的嘴角却不知为何又撇了下去。她的神情悲伤又无助,叹息一声抱紧了熟睡的孩子轻声哭泣。她哭得很轻,只比呼吸急促了一些,她又哭得悲伤,瞬间湿了孩子的襁褓。

 â€œä½ å¥½ï¼Œè¯·é—®æˆ‘可以进来吗?”不结实的木门被敲了几下打住了屋内悲伤的气氛,女人赶忙擦干了脸上的泪水咽下堵在喉咙的酸涩。

 â€œè¯·é—®ä½ æ˜¯è°ï¼Ÿâ€ 

“我…我是隔壁家的孩子,阿姨你们家出生了个小宝宝吗?” 

“是哦,是个男孩子,请进来吧。” 木门推开,走进来个小男孩,他的个子还小,才刚到桌子,脸颊还肉嘟嘟的,大概就三四岁的样子,身着精致的童装,全身上下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傲气。他皱着眉一副苦恼的样子走到床前,看着还在熟睡的孩子,他像是终于找到了什么东西一样展开眉头不自禁笑了。

 â€œæƒ³æŠ±æŠ±ä»–吗?”女人笑了笑将孩子抱到他身前。 

“可以吗?” 

“恩。” 他小心地接过了孩子,孩子身上还带着母亲的温度,抱在怀中热乎乎又软绵绵的。孩子的头发还是淡淡的颜色,眉毛却意外的粗,他扭动着身子咿呀了几声,在以为他会放声大哭的时候孩子睁开了眼朝他笑了。 是纯净的海蓝色,这双眼睛他一辈子都记得的。他抱紧了小家伙呢喃着“终于找到你了”,紫色的眸子中跳动着喜悦的光…

“要给这孩子取什么名字好呢?”女人不禁笑了起来。
“汤姆?杰克?还是雷…”女人抬起脸喃喃念出几个男孩儿的名字,一个雷字却顿时卡了她的喉咙,她哽一下没再说下去。男孩却接上了她的话。
“卡米尔,叫卡米尔怎么样?”怀中的孩子咯咯的笑了起来,女人点点头。
“卡米尔啊…真是个好名字,卡米尔快谢谢小哥哥?说起来,孩子,你叫什么名字…”女人刚想询问男孩的名字,却被门外的呼喊声给打断,带着金属的碰撞声与杂乱的步伐,像是闯进的敌军般令人害怕。卡米尔顿时也哭了起来,那呼喊声也是格外的刺耳。
“三皇子殿下?您在哪儿?三皇子殿下?”他们被哭声所吸引,在脚步越来越近的时候孩子急忙跑到窗边。他爬上摆在窗口的椅子,费力的翻了出去,却也听到了声吃痛。
“你有没有看到一个这么高的小孩?紫色的眼睛,这么长的头发?”兵卫比划着样子询问着女人,女人抱紧了卡米尔摇摇头。
“抱歉,打扰到你和你的孩子了。”队伍浩荡离去,木门吱呀关上又留余屋内一片寂静,女人看见床边有什么闪闪发光的东西,费力的捡起一看是一枚精致的勋章,但上面的图案又让她湿了眼眶。是枚印着咆哮狮子的徽章,这个是皇族的人才有的东西,刚才的孩子一定是雷家的人,那紫色的眼睛也跟那个令她牵魂绕梦爱进骨子的人相似。她顿时又抱着卡米尔轻声哭了起来…
每个孩子在出生前都是天上的一颗星星,当他们在天上完成了修行才会降生于人间,带给人们幸福。那是卡米尔经常听的故事,母亲总是会坐在他的床边讲着这个故事,直到他昏昏欲睡的合上眼,母亲才摸了摸他的脑袋轻轻地关上了门。然后他就会做一个梦,梦见他也是天上的一颗小星星,还有一个他一直追随的人,再然后…他就不记得了,天也亮了。
“早安,母亲。”卡米尔推开门看见母亲正坐在椅子上补着他的外套,桌上还摆着一条未打好的围巾。
“早上好,卡米尔,早餐在那边你先吃吧。”女人捋过垂下的发丝,手指捏着缝衣针机械地穿过那单薄的外套。不知是不是错觉,卡米尔总觉得母亲的身体越来越差。他倒来一杯热水担心地开口了。
“母亲,您没事吗?”
“没事…咳咳…!”
女人的话还未说完就被一声咳嗽打断,咳嗽的波澜算不了什么,但足以让这个苍白又脆弱的女人瞬间弯曲了身躯。卡米尔急忙帮着女人顺气,却看见她的手指被针扎破了。血顺着苍白的手指流下染在了外套上,女人摸着卡米尔的脑袋叹了口气。
“对不起啊卡米尔,这么冷的天只能给你穿这么薄的外套,对不起…”
“没关系的母亲…”他缩在母亲的怀里却难受得说不出话,寒风把屋子吹得发出不堪的声响,谁也不知道这样寒冷的天气还要持续多久…
卡米尔看着母亲的身体日渐消瘦,眼神也变得越来越空洞,那苍白的脸庞连那抹无力的微笑也挂不住了。终于,在一个风雪交加的日子,母亲让他穿上补好的外套,为他戴好了刚织好的围巾。
“卡米尔,以后睡前要记得刷牙,蛀牙会很难受的,天气冷了要穿好衣服,还有…”
今天的母亲十分奇怪,她很少说这么多话。最后母亲让他带上他最喜欢的几本书还有不多的衣服,然后坐上了马车一路颠簸离开了他从出生居住到现在的小屋。卡米尔并不知道他会去到哪里,他只是觉得有一种不会再见到母亲的预感。
他被带到了座豪华的宫殿前,那里有种说不出的排斥感,他不自禁后退了几步却被母亲枯瘦的手搭住了肩膀。
“这个孩子交给你们了。”
“母亲?”
卡米尔有些不安地回过头,母亲蹲下身抱住了他,温柔地抚摸着他的脑袋喃喃道。
“到了这里也要乖乖的听话,当个好孩子,不要给大家添麻烦。”
他还没再感受一下母亲那微乎其微的温暖就被放开了,迎接他的是神情冰冷的女仆,自那之后他就真的再没见过母亲。
越早出生的孩子是越不被期望所出生的不幸儿,他们在天上修行不足,也许只是因为一场冲动而错生了下来。这其中就关系着出生的家庭和所在的阶级…
卡米尔合上书,他并不觉得他是个不幸儿。他渴了有水喝,饿了有粗面包吃,冷了有母亲补的外套和围巾取暖,困了有稻草做的床铺休息… 他不喜欢这里,这里陌生又冰冷,还有那摆脱不了的“私生子”的绰号,他听从母亲的话忍下了一切,但就算忍下了一切也不会有人认为他会是个乖孩子。
“卡米尔,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雷狮门也不带敲的闯了进来,他神秘兮兮的关上了灯,从口袋里摸出了个小盒子,只听啪擦一声,黑暗立马被光烧了个洞。小火苗站在蜡烛上晕出快温暖的光晕,照亮雷狮和他的脸。
“生日快乐!快点许个愿。”在卡米尔惊愕之余雷狮已经挖下一块奶油抹到了他的脸上,那是他人生中第一次过上了生日。雷狮总是这样让人琢磨不透,在他许下愿望抬起眼时,雷狮张开手朝他说道。
“卡米尔,我有个想去的地方,你要跟我去吗?”
“乐意至极。”
第二天他就跟雷狮永远的离开了皇宫,变为自由的鸟儿飞出了囚笼。
“卡米尔,知道小孩子在出生前都是一颗小星星的故事吗?”雷狮牵着卡米尔的手一步步的引着他向前走。
“知道,大哥相信这个故事吗?”
“相信啊,从前有两颗绑在一块的星星,原本是要一起落下的,但其中一颗星星执意要比另一颗星星早下去。”雷狮领着他坐在了草地上,卡米尔并没有解下布条而是静静地听着雷狮讲下去。
“于是那颗星星要求以自己的时间为代价让星星早早的下去了。”卡米尔忽然觉得脑袋有些疼痛,一片黑的眼前突然擦过了什么光影。
“然后呢?”
“星星很快变成了小孩,但他气愤于那颗星星的擅作主张,他等着星星落下的那一天,终于在一天的夜晚,一颗蓝色的星星落下了。”雷狮一手慢慢的解下系在卡米尔脑后的结,一手又拿了什么东西在捣鼓准备着。卡米尔感觉心跳得越来越快,脑内像是被灌输了什么东西一般交错横穿。
“他接住了那颗星星,没过多久就有个孩子出生了,他偷跑出了皇宫,那时他才三岁。”
“他替孩子的母亲为孩子取了名字,因为那个名字必须是那个孩子的。”只听啪擦一声,卡米尔眼前的布条落下了。绚烂的烟花顿时绽放在悠长的夜空,像是一颗颗明亮的星星落了下来。他仿佛看见了一个小小的孩子奔跑着,一颗星星也变成了一个小小的孩子,落进了孩子的怀中。
“也就是在前一天,你出生了。生日快乐,卡米尔。”他们十指相扣,耳鬓厮磨,他们彼此都感谢着在那一天的出生。环颈拥抱,就像那天一样,星光环绕,只是他们不会再分离。

【雷卡】因为你是星星的孩子

据说每个小孩子在出生前都是一颗小星星,他们居住在天河之中,努力修行。每个小星星都有着各自的时间,当完成了修行他们就将会告别天神下往人间,成为一个小小的婴儿在世间成长。
“丹尼尔,我什么时候能下去?祖玛跟雷德都下去了,凭什么我还不能下去?”嘉德罗斯狠狠地把脚下的云朵踩出一个凹陷,拿着棒子直指着丹尼尔。
“那是因为你还太弱吧?连格瑞都下去了,我看你这号称第一的星子也不过如此嘛。”
“你想打架吗?雷狮!!”
“我可没兴趣陪一个只会嚷嚷大叫的家伙玩过家家,丹尼尔,比起放这种家伙下去还不如先让我下去来的更好。”雷狮脚踩住嘉德罗斯袍子的一角,还顺手把他给推进了满是云雾的星河中。丹尼尔叹口气,摇着头想着要每天招架这两个小家伙他估计也也得折寿。
“不行。”
“为什么?”
“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你的修行还未完成,你的时间是跟卡米尔绑在一起的,如果你不愿意认真完成修行,卡米尔下去的时间也会被你延迟…”丹尼尔低下头止住了半句话,翻着书页半晌抬起脸。
“如果超过了预计的时间,那么你跟卡米尔就将永远不能作为人出生在世上。”这个事情足够严重,没有半分在吓唬他的分量,雷狮捏紧了拳头。站在他身后的卡米尔则扯着他的衣角。
“不行,我必须要比卡米尔早下去。”
“能告诉我这必须的理由吗?”
雷狮转过头揉了揉卡米尔的脑袋示意他先回去,卡米尔点点头,抱着书有些不安地回过头看了雷狮几眼才走远。
雷狮不说卡米尔也明白雷狮想早点下去的理由。天河终是困不住雷狮向往自由的心,他渴望自由渴望冒险,世间有大海,有高山,有冰川,也有森林…谁也不知道要在天河修行多久才能够下去,在修行期到达之前,这只有单调星云的地方就早已满足不了雷狮的野心。
夜里,雷狮气呼呼的回来了,他像抱个娃娃似的把卡米尔抱在怀里,卡米尔都能听得到头顶上咯嘣作响的咬牙声。过了好一会儿卡米尔才小心翼翼的开口。
“大哥…”
“丹尼尔那家伙同意了,但我只能比你早三年下去。”
卡米尔低下头,他数过日期,照着雷狮的行为规范而不停延后的修行期来看,他们最起码也得到六七年之后,就算提早了三年,那也得再等三年。
“他说什么也没办法让我在明天下去,算了,睡觉吧。”雷狮翻过个身没一会儿就有了睡意,卡米尔趴在一旁听着雷狮的呼吸声逐渐平稳了才小心翼翼的扒开他的手臂起身,蹑手蹑脚的走了出去。
“你的意思是说想要把雷狮的日子缩短到明天?这个要求太任性了。”
“将我的日期提早三年呢?大哥的日子是跟我连在一起的吧?我们原本的日期是在六七年之后,再提前三年就可以了。”
“那你有想过要这么做的代价吗?”丹尼尔转过身取下一本书说道。
“什么代价?”
“如果要这么做,你跟雷狮将不会出生在同一个家庭,你们也许会出生在不同的城镇,甚至不同的国家,地位阶级也会就此不同,也许之后就不会再见面。”
“……”
“知道你们为什么会有修行期吗?那其实是人们的愿望,受到越多期待越多祝福的孩子的修行期会越长,因为他们要满带着这些东西在化为凡人时用一生去回报他们…”丹尼尔合上书看向卡米尔。
“而越早下去的孩子指不定会遇上不幸,因为冲动而产生的生命没有任何祝福和期待可言,身上轻飘飘的,这是成一种比例的,卡米尔,即使如此你还是想让雷狮早点下去吗?”
“如果用我的时间能帮上大哥,我愿意。”
“你有跟雷狮说过吗?”
“没有,请您别告诉他。”
“好吧。”
第二天清早卡米尔就被阵喧闹吵醒,睁开眼看见的就是好几个星子拿着花瓣洒向天河,有的演奏乐器有的唱歌跳舞,好不快乐。雷狮站在那一群星子中间,好像在发着光,丹尼尔为他带上花环送给他来自天界的告别。
卡米尔跑过去却不稳的摔了一跤,雷狮抓着他的手臂把他扶起来,这时钟声响起,时间到了。雷狮扯下花环带到卡米尔的头上,他像以往的一样揉了揉卡米尔的脑袋。
“等着我。”
雷狮正要跳下去的时候卡米尔抓住了他的衣角,把整个脑袋抵在了雷狮的后背,他的手用力到有些发抖,因为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再见到雷狮。
“大哥,能告诉我您为什么想要比我早下去吗?”卡米尔的声音压得很低,这个问题很傻,明明他自己都知道答案。
“我必须要比你早下去,这样才能做你的大哥,以后保护你。”
钟声再次敲响催促着,卡米尔愣住的松开了手,雷狮纵身就跳了下去。
三年后的清晨,卡米尔并没有被那欢呼吵醒,因为他一夜未眠,终于到来了那一天。丹尼尔为他带上花环,星子们还未唱起歌钟声也还未敲响,卡米尔就急不可耐地跳了下去。匆忙到连最喜爱的书也没带上,还紧闭着眼没有做好准备。
雷狮也翘首等着这一天,他坐在窗外已经整整一天,任凭谁也没办法叫他回屋,谁也不知是怎么一回事。夜幕降临,终于到了最关键的时刻,星子从清晨落下,在夜晚着陆。突然夜空中划下一颗蓝色星星,它东歪西倒,就像是一个急于从斜坡上跑下来的孩子一样步子不稳,好像就要摔倒了。雷狮的眼睛顿时就亮了起开,猛地从椅子上跳下然后冲了出去。
“三皇子殿下?!”身后的宫女还未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桌边就只剩下被雷狮踢翻的椅子了。
“卡米尔!”
星星划过的地方都留下了一串蓝色的印记,它在夜空中格外的明亮,连其他的星星都稍逊一筹。雷狮紧盯着那颗星星狂奔着,路上还撞到了不少行人,好在他个子还小没人去在意。到了海边,那颗星星终于慢下了速度,雷狮也跑的上气不接下气。
“卡米尔,向这里来,我接着你。”雷狮张开手臂大喊着,那颗星星的速度越来越慢,逐渐变成了卡米尔的模样。卡米尔紧闭着眼,可以看出他有些儿害怕,他下滑的速度还是有些不稳,在距离地面最后的距离时又突然加了速。雷狮冲过去跳起来稳稳抱住了卡米尔,卡米尔抱起来轻飘飘的,像是团棉云般。
“…大哥。”漫长的旅途让卡米尔疲惫不堪,他刚开口就被浓重的困意缠上,他又变成了小小的星星从雷狮手中飞出,雷狮明白过不了多久,他就能再见到卡米尔了。
你是夜空中最亮的那颗星星,因为你是星星的孩子。

  下一章http://mingyaer.lofter.com/post/1ebad319_effbb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