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伢

明伢,文画双修,绑画Sanaka,雷卡中心,正在努力变强。

下周考完我就更。还有一辆Abo车。明天专业考试祝我好运😱

。大家好我是老明伢。不务正业写稿子中途跑去拍照了。

这周末按照狗池啾的意思。更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情人。

【雷卡】Find you

是雷卡小甜饼,Kiss合志文解禁啦!修改一番来混更,标注了梦境场合方便大家观看,食用愉快!


“你们将会为今日的愚蠢付出代价,你们将不会再次找到所爱之人!”

  éšç€åˆ›ä¸–神愤怒的话语落下,参赛者们的身体便开始化为光斑,还未来得及交予一个拥抱或诺言就这样饱尝遗憾的化为了无声,最后变成了一颗颗小小的原子球。

 å…‰æŸè´´è¿‘,雷狮与卡米尔分别攥紧了对方的手,那发白的手指已经没什么知觉,只知道尽力去抓紧对方。在贴紧的掌心之中藏着团炽热的火焰,他们不会畏惧。因为他们心知肚明,无论到了何处,他们都能找到对方。

 é›·ç‹®çš„手逐渐变得没有实感,卡米尔也被光晕所笼罩,身体一点点的被拆散成光斑,他们抬起头相视,最后张合了几下嘴唇。

 â€œæˆ‘一定会找到你。”

 â€œæˆ‘一定会找到您。”

 ä¸¤é“光束熄灭,两个球体一前一后的掉落下去,终不知去了何处…

卡米尔梦境1.

 å¡ç±³å°”伸着发麻的手臂尽力圈住双腿让身体向里缩去,像团卷曲矮小的青苔蜷缩在角落里,让过早学会的沉默让他更贴近了角落安静死气的地方。仿佛就是与那些苔藓共生,他默不作声也无人问津。

 ä»–生性安静,善于隐忍,总是沉默着把所有的悲伤不经咀嚼的咽下,但不代表一切安然无事。他咽着酸涩的喉咙把脸颊埋进双膝,靠着的水泥墙隔着层单衣剐蹭着他稚嫩的背后。没有温暖的双手抚摸他被泪水弄痛的脸颊,只有冰凉又刺痛虚无抵触着他。

所有的一切都让他濒临绝境,沉入迷惑的黑暗,不断告诉他永远不会有太阳从透明的他身上照过。抬起脸只能从细碎的额发中看着人们来往的双脚,他吸了一下鼻子,狠狠地把那股讨厌的酸涩劲吸了回去,就像是他呼吸着沾满尘土的空气一样理所当然。他被扔在最黑最暗的地方浑噩度日等待死亡,但他小小的祈求,祈求着能有一天被人发现。

 â€œä½ æ˜¯è°ï¼Ÿâ€

 å¤´é¡¶ä¸Šæœ‰å£°éŸ³å“èµ·ï¼Œå¡ç±³å°”沉沉闷闷的垂着头没有反应过来,也许是错觉或幻听,因为不会有人愿意来这种小角落来找他。

 â€œä½ å«ä»€ä¹ˆï¼Œæ˜¯è°æŠŠä½ ä¸¢åœ¨è¿™é‡Œï¼Ÿâ€

 å£°éŸ³å†æ¬¡å“èµ·ï¼Œå¡ç±³å°”有些惊愕地抬起头。他靠着的阴影边缘是耀眼的光芒,       ä¸€ä¸ªå­©å­æ­£ç«™åœ¨å…‰çš„那一角叉着腰看着他。

 â€œâ€¦å¡ç±³å°”。”一阵沉默后,他才开口回答,但由于很久没有开口说话的缘故,喉咙间像是坏掉的软管般把声音变得沙哑又低沉。孩子听了后咧起嘴,像是确认了什么一样的眼眸弯起,扬出个傲气的笑容伸出了手。

 â€œå¡ç±³å°”。”

 å­©å­çš„手伸进了阴影中,带着要将这片迷雾给撕碎的光芒一般促使着他伸出手。在不假思索地伸出手的一瞬间还是感到抗拒,他担心进入这片光以后自己是否也会被这光芒所撕碎。

 æ­£å½“手要缩回去的时候,孩子抓住他的手腕向后一拉,接着他整个人就被带出了那蜗居许久的角落,视野瞬间明亮起来,他这才看清楚孩子的样子。头戴皇冠,肩披红袍,还有那紫罗兰宝石一样璀璨的双眼,这一定是比神明要更为神圣耀眼的存在。

 â€œå¡ç±³å°”,我是雷狮,我找到你了,所以今后我就是你的大哥了,你可不是能被遗忘丢失的人。”

 é›·ç‹®ä¿¯é¦–轻轻吻了一下那伤痕累累的手掌心,藏在卡米尔瘦小身体里的心脏顿时不受控制的的跳动起来。那是什么感觉?他不明不白。

那双紫眸子弯起看向他,雷狮确实是找到了他。卡米尔虽然不明白这个吻中的意思但他还是重重的点了点头。

 èº«åŽæœ‰äººåœ¨å«å”¤ï¼Œé›·ç‹®ä¸è€çš„皱起眉,他松开了手并告诉卡米尔在原地等他回来。卡米尔点点头,垂下脑袋看着手,手指明明又变得冰凉但手掌心却温热的像是捧着一颗小小的太阳。他伸出另一只手紧紧地抓着,就像刚才雷狮抓着他一般,有力而又温暖。

 å¡ç±³å°”在原地站了很久,直到原本热闹喧杂的宴会厅变成了一片寂静的空场,照进的阳光消逝成了惨白的月光,雷狮也还没有回来。他感觉寒冷,更感到了不安,像那逐渐失去温度的手,雷狮也会就此消失不见。

 å¤§é—¨è¢«å…³ä¸Šï¼Œæ²‰é‡çš„顿响在宽阔的大厅内回荡,卡米尔终于踏出脚步在黑暗的走廊上摸着墙壁前行。他不安的张望着四周,连呼吸声与心跳都听得清晰无比,走廊像是没有尽头一般的吞噬着前方,仿佛是在告诉他永远不能够走出黑暗一样。

卡米尔感到疲惫与无助,偌大的皇宫内只有他一个人在孤独的寻找,脚步逐渐变得沉重,呼吸也急促起来,一步比一步更感到迷茫。他开始怀疑刚才雷狮的出现不过是个幻觉。

 é›·ç‹®æ˜¯ä¸ªé«˜è´µçš„皇子,不会为他而停下脚步。

 ä»–迈开脚步狠命的向前狂奔,紊乱的脚步声同喘息一起碰撞着四壁,卡米尔觉得眼前有些模糊,他颤抖着开口。

 â€œå¤§å“¥ï¼Œæ‚¨åœ¨å“ªé‡Œï¼Ÿâ€

 ä»–忽然间感觉十分的疲惫,身体不受控制的的向后倒去,连摔在地上都没有任何的痛觉,接着视野融入了黑暗昏沉睡去。

卡米尔翻过身睁开眼,映入视野的是被月光刷的惨白的天花板,他撑起身靠坐在床头揉着太阳穴,按住的枕头上还隐隐留着点湿意。 

 æ˜¯æ¢¦ã€‚

他重重的吐出几口气使劲伸缩这胸腔企图把心间那股酸涩劲儿给吐出,这又是第几次了?他吸吸鼻子看向摆放在床头边上的小球。

那是一颗白色与紫色拼连的小球,中间还有一颗小小的星星。它静静的躺在软垫上沉睡,自几年前大赛结束之后它就是这副样子了。卡米尔叹了口气埋下脑袋迅速擦去眼角那点水意,刚想伸手去触摸但又怕吵醒了他,便收回了手。 

 å¤œæ€»æ˜¯èƒ½æŠŠäººçš„情绪轻而易举的勾出,借着天昏地暗让人尽情的显露出自己的脆弱。

几年前,凹凸大赛因人们反抗最终崩溃消失,但恼羞成怒的创世神却把所有的参赛者都变为了原子球,并把他们扔在了宇宙各处。他们只能任由时间的冲刷再渐渐变回原本的模样,换句话来说就是陷入一场长眠,死是不会死,但是醒来的时间却也没有准确的长短。有的一两天就能醒来,有的却要个几年,甚至是更久••• 

 å¡ç±³å°”醒来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听关于雷狮的下落,经过一番波折他终于找回了雷狮的原子球,并找了一处屋子定居下来。日子逐渐走向安定的正轨。但在那之后他几乎每个夜晚都会做梦,梦的内容全是关于他与雷狮的过去,在梦中,雷狮总会以离奇的方式消失,论他怎么苦苦寻找也找不到雷狮。

 åˆ›ä¸–神那愤怒的诅咒在耳边回荡,他本以为只要找回了雷狮的原子球就没有问题了,但事情远没有这么简单,三年过去雷狮仍是没有醒过来。

 æŠ¬å¤´æœ›å‘墙上滴答作响的时钟。凌晨三点,这个时间他本应该深睡眠状态。

身体疲倦,眼皮发沉,可就是再没有一点困意。他咽了咽发干的喉咙翻出床头的助眠药合着杯水咽下,接着使劲抽了几下鼻子后把整个身子都埋入被中,也不管事后会被闷得缺氧或满脸通红,只是蜷缩着身体等待药效发作。

雷狮梦境1.

 é›·ç‹®å‡ ä¹Žæ²¡è´¹ä»€ä¹ˆåŠ›æ°”就轻而易举的把卡米尔从角落里拉起,他皱着眉捏了一下那截白皙的手腕。

 çš®åŒ…骨头,轻轻一掐就能被掐断掉。

 çœ‹ç€å¡ç±³å°”那副胆怯不安的模样,他又气又好笑。又捏捏拳头已经想好了今后如何去狠揍那些欺负卡米尔的皇兄和贵族小屁孩一顿了,一定要把他们揍得鼻青脸肿。

 ç„¶è€Œé‚£åªå°æ‰‹ä¼¼ä¹Žä¸å¤ªè€å®žï¼Œå®ƒä¸ä½åœ°å¾€åŽç¼©åŽ»ï¼Œé›·ç‹®çœ‹ç€é‚£ä¼¤ç—•ç´¯ç´¯çš„掌心,一把扯过来低下头狠狠吻下去。

 â€œå¡ç±³å°”,我找到你了,所以今后我就是你的大哥了,你可不是能被遗忘丢失的人。”

 é‚£æŒ£è„±ç€çš„力道竟变得乖顺,卡米尔的手先是紧绷了一下,后又放松下来慢慢垂下任他抓在手中。手掌之吻意为恳求,那是他在皇室的书阁里看过关于亲吻的书籍知道的。

 çªç„¶èº«åŽä¼ æ¥å®«å¥³çš„呼唤,他不悦的切齿着揉了几下卡米尔的脑袋告诉他在原地等着他回来,卡米尔点点头目送着他跑远去。

 ç­‰ä»–回来的时候卡米尔却不见了踪影,照着卡米尔的性子是不会跑远去,他拉过宾客描述着卡米尔的样貌询问,但直到宴会结束也没有找到一点关于卡米尔的消息。穿过灯光昏暗的大厅,把皇宫每个角落都找了一遍也仍是没有找到。他暗骂一声,却听到从皇宫长廊传来的呼唤。

 â€œå¤§å“¥ï¼Œæ‚¨åœ¨å“ªé‡Œï¼Ÿâ€

 å£°éŸ³ä¸­å……满了不安,声音的主人哽咽着发出无助的呼唤,紊乱的气息与沉重的步伐回荡在长廊,雷狮跑过去对着喊道。

 â€œå¡ç±³å°”,你在哪?”

 è¿ˆå¼€åŒè…¿æ‹¼å‘½çš„穿过长廊,但长廊的路却像没了尽头般的无限延伸出去。卡米尔的脚步声在他而边回荡着,但他无论怎么回应,卡米尔就是无法听见,明明声音离他只有分毫之差,但他就是没办法穿过长廊找到卡米尔。

 â€œå¤§å“¥ï¼Œæ‚¨ç©¶ç«Ÿåœ¨å“ªï¼Ÿâ€

 æœ€åŽä¸€å£°å¾®å¼±çš„呼喊响起,随着一声倒地的闷响,长廊回到了寂静。

 é›·ç‹®ä¸€ç›´åœ¨åšç€æ¢¦ï¼Œæ¢¦çš„内容是他与卡米尔的过去,但在梦中他却怎么也找不到卡米尔。他能够听得见,却无法看见,他总是会以离奇的方式离开卡米尔的身边,然后就再也看不见卡米尔了,每日每夜都是如此。

雷狮一把扯下头巾坐起,他看着自己还仍是组成数据中的身体,又张合几下透明的手,没什么真实感。

 â€œå°†ä¸ä¼šå†æ‰¾åˆ°æ‰€çˆ±ä¹‹äººå—?愚蠢。”他嗤笑一声,又狠狠地切下了齿。

卡米尔梦境2.

石块迸裂,尘土飞扬,污浊的空气被狠狠吸入肺部与气管,他强烈的咳嗽起来。尘埃卡在喉间的感觉持续着让喉结不断上下吞咽,掩着眼这才看清了眼前的景象。

 æ˜¯è¿·å®«ã€‚

 ä¸æ–­ç ¸ä¸‹çš„碎石在他身边滚落,又是一声巨响,大片的尘土在他身边扬起。眸子一暗手掌撑地跃起身,在身后的阴影变大的瞬间抬起腿。一道残影在半空闪过划出道狠戾的弧线,碎石霎时化为了掉落在脚边的碎石子。

 è¿œå¤„有什么在怒吼轰鸣,他转头看去,眸中的仁子却瞬间被拉直,就像是现在脑内那根几近断裂的理智线一般。

 é›·ç‹®è¢«æ€ªç‰©æåœ¨æ‰‹ä¸­ï¼Œåœ¨å‡ ä¸‹åŠ›é“可怖的砸击下被轻而易举的摔了出去。他眼睁睁的看着萦绕在雷狮身边的电光一点一点微弱下去,最后熄灭在黑暗之中。

 ä»–终于不顾一切的狂奔了出去,碎石在他面前滚落杂碎,刮破了他的衣服,擦破了他的脸颊。脚下的道路不知为何变得十分漫长,无限的拉远了他与雷狮的距离,无论怎么拼命的迈开脚步奔跑却也只是原地踏步。雷狮躺着的身影逐渐消失,这时视野却忽然间前进了许多,他很快就跑到了雷狮方才躺着的地方。

 â€œå¤§å“¥ï¼Œæ‚¨åœ¨å“ªï¼Ÿâ€

 å¡ç±³å°”扒住石块扔出去,不断的用手挖掘着这片废墟,手指很快被划破溢出鲜血,指甲间钻满了尘土。手下的动作愈发的快速,手掌也变得鲜血淋漓。但他并不觉得疼痛,还是继续用残破的双手在寻找着雷狮。废墟似乎已经被他翻了个遍,但始终就是不见雷狮的身影,也许这里早就空无一人,他的寻找不过是无用功。

 ä»–跪在废墟前,视野像扑满了灰尘般模糊不清,他的双手早看不出原本的模样,被磨烂的让人不忍直视,衣服上沾上了变褐的血渍,他大口的喘着气又把尘土悉数给吸进了不堪重负的肺中。

 â€œå¤§å“¥ï¼Œæ‚¨ç©¶ç«Ÿåœ¨å“ªï¼Ÿâ€

 å£°éŸ³å¦‚同丝丝空气般飘渺不清,又仿佛是一声嘶声力竭的呼喊。浓重的疲惫感压上他,这是昏迷前的征兆,他最终还是昏死过去。

 åˆæ˜¯ä¸ªæ·±é‚ƒæµ“重的夜,卡米尔猛地睁开眼,脸上满是液体干涸后留下的刺痛感,他摸了一下睡衣与枕头,早被湿意浸透。衣服黏在身上的感觉说不上好,从衣柜里随便翻出件几年前的单衣,穿上却发现已经变短。折腾了几下,等他换完了衣服却再没了想继续睡下去的意思。

 å‡‰é£Žä»Žçª—口吹进,黏在身上的汗顿时变成了嗖嗖凉意。滴答作响的时钟,变短的单衣,日复一日的梦•••他在梦里即使苦苦寻找,但仍是找不到雷狮。

 ä¸‹ä¸€ä¸ªæ¢¦åˆæ˜¯ä»€ä¹ˆï¼Ÿä»–会找到雷狮吗?他开始怀疑,真的会与创世神所说的一样永远不会再找到所爱之人吗?卡米尔闭着眼回想起那日他们坚定地承诺一定会找到对方,还有过去自己无论躲到何处,雷狮总能找到他的片影…

 é•¿æœŸè¿™æ ·è¢«æ¢¦å¢ƒæ‰€ç¼ ç»•ï¼Œä»–逐渐被磨出了压在心底下那块最脆弱易感的部分。他服下药片却并没有让他麻痹入眠,叹息着终无法释然。卡米尔垂下脑袋轻轻地吻了自己的手掌。

 ä½†æˆ‘恳求找到您。

雷狮梦境2.

 ç–¼ç—›åœ¨å…¨èº«è”“延,他被怪物紧抓在手中,在迎来了几下撞击后被狠狠摔了出去。雷狮在钝痛中咬牙切齿,眼前被血沾染的模糊不清,他听见一阵急促的声响,像是有人在朝着他狠命奔来一样。

 è„šæ­¥å£°çªç„¶ä¸€çž¬é—´è¢«æ”¾å¤§ï¼Œé›·ç‹®çœ‹è§åºŸå¢Ÿä¸­çš„碎石被凭空搬起,直到那一块地方变得空无一物,脚步声又踏过他的身边继续翻弄着废墟。

 æœ‰ä»€ä¹ˆåœ¨éš”着他。

 é›·ç‹®ä»Žç–¼ç—›ä¸­åèµ·èº«ï¼ŒæŠ¹æŽ‰äº†é¢è§’滑下的血费力的把甩出的雷神之锤召了回来,石块砸碎的速度越来越快,像是崩溃一般的被狠命甩出,是什么?是谁在找东西?然后雷狮听到了令他怔住的声音。

 â€œå¤§å“¥ï¼Œæ‚¨ç©¶ç«Ÿåœ¨å“ªï¼Ÿâ€

 é›·ç‹®å‡ ä¹Žæ˜¯å’¬ç¢Žäº†ç‰™ï¼Œé¢å¤´ä¸Šçš„伤口因他的情绪而被刺激的蔓延出了更多的血液,无论他如何回答卡米尔,卡米尔就是一点也不能听见他的回应,只是继续挖掘着碎石四处奔跑。

 â€œå¤§å“¥ï¼Œæ‚¨ç©¶ç«Ÿåœ¨å“ªï¼ï¼Ÿâ€

 ç”µç«èŠ±ç‚¸å¼€ï¼Œæ€’吼着划亮了昏暗的迷宫。

卡米尔梦境3.

眼前转而出现了撕裂的天空,交杂着刺耳的轰鸣,落下的光束带着强大的气流扫过赛场的每一处。赛场大厅已被崩毁的不成样子,只剩星零的石块漫无目的地漂浮在空中。天空的边角伫立着几个高大的身影,他们俯视着下方断壁残垣还有那群簇拥抱团在一起的参赛者不禁发了笑。刮来的强风使卡米尔不禁抬手挡在身前,而帽檐之下转动着如同夜行动物般敏锐的双眼,他弓起身子蓄着无法预估的力量,做好了随时冲出去厮杀的准备。

 è¿™æ˜¯æœ€åŽä¸€æˆ˜äº†ã€‚

 æ–¹æ‰çˆ†å‘出雷霆万钧的雷神之锤又再次举起,但这次却是稳稳的护在了他身前。雷狮面对着光,虽然看不清他现在的表情,但一定是狂妄又不带丝毫屈服。

 åˆ›ä¸–神的话语诅咒着在场所有违抗他的人,眼前逐渐被光晕所笼罩,它并不柔和的包裹着自己的身体,反倒像是朵白骨之花,森森缠绕着自己,直至一分一毫消失于世上。但他的眼中却没有半点恐惧,他转过头望着雷狮那同绛紫宝石般的眸子,用最坚定不摧的海蓝宝石对以碰撞,仿佛摩擦出了星星的花火,汇聚在两人眼前。

 â€œæˆ‘一定会找到您。”

 è¯éŸ³åˆšè½ï¼Œå…‰èŠ’就要将卡米尔吞噬殆尽,但就在一瞬间一只有力的手抓紧了他,光束熄灭了…

 å¡ç±³å°”蜷缩在床上呼吸微弱又动弹不得,他的心跳的厉害。梦境并没有结束,而是带着他去往更深更深的地方。他的手像是被什么东西抓着,手指紧紧握住一处虚。他有些分不清哪儿是现实,哪儿是梦境。梦中的雷狮握紧他的手,那是双有温度,有质感的手,就像是真的有人在他安睡时坐在他身边握着他的手一般令人安心沉醉,他选择毫无抵抗之力的沉睡梦中。

“大哥…”

 æž•åœ¨è½¯åž«ä¸Šçš„原子球不安分的震动着,不断发着不规律的微光,像是要破外壳一般的在挣扎,而今晚雷狮也还是做了梦。

雷狮梦境3.

 è½é›·ç‚¸å¼€ï¼Œåˆºçœ¼çš„电火花迸裂在人们眼前。雷神之锤再次挥下,这次却不是因攻击而挥动,而是护在了卡米尔身前。雷狮挺直有力的身板在颓废的人群中显眼万分,他怒视着前方,即使视野已被鲜血浸染也不曾显露出半分屈服。站在他后的卡米尔微屈腰身,他的视线同样汇聚在雷狮所视之处,退后半步攥紧掌心,蓄势待发。他并不弱小,反之凶猛如豹。

 è¿™æ˜¯æœ€åŽä¸€æˆ˜ï¼Œæ‰€æœ‰äººå´éƒ½ä¸‡å¿µä¿±ç°ã€‚即使已经走到这一步,但在创世神面前,他们获胜的几率也比微乎其微还要渺小。战胜也罢,战败也罢,都是死路一条。

 åˆ›ä¸–神幸灾乐祸的笑声扬起,人们高举起武器的狂奔出去,他们高声怒喊,如同临死前愈加狂吠的的野犬般悲哀不已。他与卡米尔跨过前面倒下的躯体,他们的每个动作与眼神的交汇都是同影子般默契。

 ç‹¼ç‹ˆå¤±æ€çš„创世神最终恼羞成怒,恶言诅咒之后手指一转让所有人都变为了原子球。卡米尔也跟着被光束笼罩,从脚开始被拆成光斑变成数据的碎片,卡米尔的表情并不恐惧,而是一直看着自己,直到光束要蔓延到肩膀时他开了口。

 â€œæˆ‘一定会找到您。”

 å¡ç±³å°”的表情坚定无比,蓝色的眸子中跃动着要窜出的光芒。他握紧了卡米尔的手,质感却真实的不能再真实。雷狮忽然间意识到了什么,一阵冲动在他体内炸开,他抓紧了卡米尔的手将他拉入怀中,那光束定格在怀中,卡米尔的身体停止了消失。随着一股电流从身体各处穿过,周围的一切开始变成光斑,就着这片光影消失了。

 è¿™æ¬¡ä»–在梦中没有离开,他抓住了卡米尔,这个梦是在预示着什么吗?

 é›·ç‹®åèµ·èº«çŒ›åœ°é†’来,这次看见的却一个陌生的房间,房间内被打理的整洁有条,可以看出房间的主人算是个勤快的人。书架上挤着满满当当的书籍,桌子上放着刮得干净的蛋糕盒,还有柔软被褥中缩着身子沉睡的人儿…

雷狮活动了几下身子,确认身体确实已经恢复成原样,接着舒了口气,他总算是回来了。但在活动手的时候却发现手掌心却没有被恢复,还仍是透明的样子。

 ä¸è¿‡åæ­£èº«ä½“大半都恢复了,手掌心也只是一时半会儿的事情吧。他这么想着却看见床头柜上开封的助眠药,他顿时皱紧了眉把那药罐狠狠地甩进了垃圾桶。径直走到床边上前轻轻掀开了被子,像刚才在梦中一样把缩着身子的卡米尔拥入怀中。

 æ‚着的身子骨显然宽大拔高了不少,卡米尔已经不再是之前那个瘦小的少年,这一下离开确实是太久了。

 ä»–搂紧了卡米尔把下巴抵在卡米尔的头顶上,他发现卡米尔的一只手握紧了起来,像是方才抓住了什么东西一般。他轻轻笑了笑确认似的吻了吻那攥紧的手,然后张手就包在手中紧紧握住。卡米尔本能的向他靠去,像个冻伤的孩童依偎一团光火般蜷缩在他的怀中,而另一只没有握紧的手也不知不觉的抓上了他的衣角。

 è¿™æ¬¡ï¼Œå¡ç±³å°”抓住的不再是一个虚空的幻想,而是一个有血有肉的现实。不再担心会凭空消失,而后苦苦寻找。

 è¿™ä¸€æ™šå¡ç±³å°”睡得十分安稳,他许久都没有睡得这么舒服,而且还觉得身体暖暖的,看来家里的被子时而拿去晒晒确实是有好处。直到第二天清晨他睁开眼看见的却不是以往那抹灰色的墙壁,而是被什么东西挡住了。熟悉的气息将他包围,他不用去确认,那胸腔内的心脏就已经开始鼓动的厉害。他抬起脸,全身的血液瞬间都向上冲去,脑内开始一阵炸裂似的轰鸣,喉咙也被股酸涩劲堵住,接连的反应使得眼前都被带着发白了几下。

 â€œâ€¦å¤§å“¥ï¼Ÿâ€

 â€œé†’了?好巧,我也刚睡醒。”雷狮闻声睁开眼,打了个呵欠,调笑句后下一秒却直接抓着卡米尔的手对着掌心吻下。这把卡米尔吓得有些措手不及,他要把手抽回却被雷狮抓的更紧,就同初遇时那般模样。

 â€œå¡ç±³å°”,你知道吗,手掌之吻是意为恳求•••”他再次的吻下,这次却如同一个仪式般珍重。

“你看,卡米尔,我恳求找到你了。” é›·ç‹®æŠ¬èµ·çœ¼ç¬‘起,那嗜满傲气的眼眸冲着卡米尔弯起,简直要不像是个恳求。

 å¡ç±³å°”的手安分的摊平在雷狮手中,却很快抽出。他双手抓住雷狮的手,对着那还是透明的手掌心轻轻吻去,像是对待一件珍贵的宝物一般。神奇的是那透明的掌心竟慢慢变回了原样,最后一点地方也终于恢复完了。雷狮确确实实完完整整的回到了他的身边。

 é›·ç‹®çš„手明明是最温暖最让他安心的地方,但这时却像是件易碎品一般让他小心翼翼的对待,生怕雷狮会再次离开。

 â€œå¤§å“¥ï¼Œæˆ‘也找到您了。”

 ä»–的声音有些不平,也许是因为起床造成的沙哑,又或许是心中的鼓动将那咸涩的潮水堵住了他的咽喉。他有太多太多的思念无法释然,这些声音最终化为了他落在掌心中温柔的吻。雷狮看出他眼底间那抹情绪,他靠在卡米尔的肩上在他的耳边开口,但话中却带上了些怒气。

 â€œä½†æ˜¯å¡ç±³å°”,那些东西别再让我看见你吃,这么颓废无力可不像你。”他用余光视着一旁的垃圾桶,药他自然是已经扔了,他揉着卡米尔的后脑勺探过头又开口道。

 â€œæ€•ä»€ä¹ˆï¼Ÿæ— è®ºæ˜¯å‡ åæ¬¡ï¼Œå‡ ç™¾æ¬¡ï¼Œå‡ ä¸‡æ¬¡ï¼Œæˆ‘也仍然能够找到你,你难道害怕我还会有找不到你的一天吗?”

 â€œä¸ï¼Œå¤§å“¥ï¼Œæˆ‘不会害怕,因为这也是我同样想说的。”卡米尔愣了一下,后点点头,他确实不会再害怕了。

 æ¨ªç©¿å®‡å®™ï¼Œè·¨è¶Šæ€å¿µï¼Œç©¿è¿‡æ¢¦å¢ƒâ€¦æ— è®ºåˆ°äº†ä½•å¤„,他们都能找到彼此,再不分离。

但那是为何呢?难道那个诅咒是假的吗?

对于他们来说,那确实是假的,绝对信任着对方的他们,又有什么能够分开他们呢?他们不会恳求命运亦或神明,他们只会恳求对方,恳求着找到彼此。

他们相视一笑,那亲吻过的手掌紧贴十指交叉着握紧在了一起。

 â€œFind you。”我恳求着,终于找到了你

Thank for your watching.

【雷卡】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情人1

  #黄暴有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描写

  #不是甜甜雷卡

  #慎点


  “You torture me…”

  “But……”


  金属门被碰撞的巨响在阴暗狭窄的地下室内回荡,而头顶上隐约传来了人们送行的祝福。卡米尔趔趄了一下,支起身子向后退了几步,紧接着又狠命的向铁门撞去。千篇一律的结果,他被弹了回来,又给身上添了块渗人的淤青。但卡米尔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他必须要出去,否则他将一辈子都见不到雷狮。

  全身已经疼到麻木,卡米尔躺在地上望着发霉的天花板,它隐隐震动,卡米尔知道那是汽车发动的声音。卡米尔捏紧了伤痕累累的手,在选择放弃之时他看见了一处没关好的通风管口。于是他用尽全身的力气爬了进去。

  在人们的惊呼中,一个脏兮兮小身影摇摇晃晃的冲了出去,卡米尔对着愈驶愈远的车使劲伸出手,像要拉长手臂去抓住一般。他想要开口大喊,但喉咙早就在刚才求救时嘶哑了,他张开口,发不出任何声音。卡米尔感觉到的身子越来越沉,眼前越来越糊,连呼吸都要有了吸没有呼,他几乎要昏过去。

  身后追来的人掐住他的双臂,摁住他的双肩,卡米尔拼命地对着远处越来越小的黑点挣扎着。紧接着后脑勺传来钝痛,他昏了过去,只留下街上掉下的一只小鞋。他终是没有将那句“大哥别走”给说出口。

  Tbc…

呜呜呜呜呜呜合志到了!!!!人生第一次参本的合志到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我暴哭!!!!!感谢颜er辛苦她了呜呜呜各位一起参加的老师们也辛苦了!!!希望下一次也能够参加这样的活动呜呜呜呜

沉思着元旦把池啾点的斯德哥尔摩发了

【雷卡圣诞节糖罐24H接力企划预告】

  圣诞节来临,你们想到的会是什么?圣诞老人?糖果?糖……什么糖都有了怎么可以没有雷卡糖呢!?承接去年一度热发的雷卡糖罐传统,雷卡糖罐接力再次举办!我们的宗旨是,为这对兄弟的伟大爱情发糖!


  活动名称:雷卡圣诞节糖罐24H接力企划


  活动开始日期:12.14


  活动截止日期:12.21


  活动平台:Lofter


  活动类型:24h接力


  活动形式:文,画皆可。

  群号:937876490


  请各位老师们撒开你们的双手,为雷皇骨科的爱情发糖!


  进群请将ID格式改为:LofID/昵称,人数将暂时定位24位,时间安排将会在人数确定后开始安排。‪周一到周五‬在学校所以都不在,所以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先小窗给我之后来回答,或者询问管理员。


  最后希望看到这里的你能伸出你的双手,加入我们吧!💕

 å Tag致歉。


  


K爆!!!!

★淡猫颜★:

名称:《吻》

原作:《凹凸世界》

CP:雷狮x卡米尔

规格:B5

正文作者

羽黎 @不是我 |明伢|三台 @一块插线板 |汐落 @舟雪寒灯 |垂 @目垂 |漆栎 @霜天七实月 |七原罪 @七原罪 |淡猫颜|黎 éƒ @黎郁。 


彩插作者

为枭  @wei枭 |翠瑩 @嘎嘣脆 |茴茴 @痛痛飞走了 |凯 @孤山寺北 |木柴 @浪逷飞舟 |系子 


漫画作者:失智以太 @失智以太 


封面画手:芽芽  @AYNNA 


特典画手:洛普 @洛普的兔子窝 


GUEST

冰 @无定律 |阿水A梦 @水帅气 |喃喃 @浮世小鸟 


页数160p↑


价格:单本70

        å•æœ¬ï¼‹ç‰¹å…¸80

        å¿«é€’è´¹11

预售时间:三周

工作室:jackpot

地址:点我看雷卡甜蜜大亲亲 

【雷卡万圣节企划】万圣节,你回来了吗?

    万圣节,你会回来吗?

  每一年的万圣节,雷狮总会带着他的弟弟游走在灯火流离的街道。接下邻居送来的南瓜派,戴上热情商人递来的帽子,时而给捣蛋的孩子几颗糖果…在这个夜晚,他喜甜的弟弟总是能吃到很多很多的糖,直到喉咙发疼手上还是堆满了摇摇欲坠的糖果。人们的狂欢是彻夜的,谁都会忘我的沉醉其中,无论人魔鬼神。这是雷狮和卡米尔最喜欢的节日。

  卡米尔从稀薄的光晕中醒来,他坐起身伸手就是抓了一大把糖塞进嘴里。

  苦,透心的苦。

  从雷狮离开的那日起,他吃进去的糖就都变成了难以下咽的苦涩硬块儿。无论吃下多少,连曾经雷狮最常买给他的糖也苦的舌尖发麻。卡米尔一手抱起糖罐一手给自己戴上了围巾,摇摇晃晃地关上了满地糖纸的房间。

  雷狮离开家的那天是万圣夜过后的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那天雷狮必须要出去,因为卡米尔身上的怪病。

  不久前卡米尔逐渐的听不见声音了,并开始严重的厌食,唯一下咽得下去的东西只有糖果。他们居住的地方是一块人烟稀少的山边一角,那里有清爽的凉风,芳香的花朵,隐约的大海,婉转的鸟叫,那是他们远离尘世喧嚣的乐园。但唯一的不足就是附近没有医院,于是雷狮就带着他去了几里外的一家小诊所,但无奈医疗设备落后,只能判定是一种怪病,草草开了几支消食片就让他们回去。雷狮为他戴好围巾领着他去到正在狂欢的热闹小镇,人们唱啊跳啊,舞啊笑啊,不知疲惫也不知忧愁,雷狮灌下一口甜酒陪着卡米尔过完最后一个万圣夜。

  第二天清晨雷狮就整装待发的站在门口了,他让卡米尔把手掌张开,然后用着稍慢的语速开口。

  “我回来之前不许把糖罐里的糖吃完,我回来之后你一定得学会帮我开门。”

  卡米尔看着口型和手上痒丝丝的比划点了点头,雷狮站起身就转身走了出去,他走得越远太阳就升得越高,直至卡米尔的眼睛被刺得睁不开了。他睁开酸胀的眼,尽是一片的白茫。

  雷狮就再没回来。

  “你哥哥还没有回来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上门来的医生取下听诊器将话语全都写在纸上,卡米尔扫过一行比一行长的病因,放下衣服淡淡的开口道。

  “快回来了,万圣节也快到了。”

  送走医生,他将好心送来的南瓜派端到窗口,去喂给那些不小心掉队迷途的鸟儿。中午太阳正暖,卡米尔开始发困,他枕着手臂便睡在窗口边。

  是什么让他从昏睡中醒来?是谁?卡米尔睁开眼看见雷狮站在床头,接着俯下身亲了他额头,然后在他手心里比划着。

  我回来了。

  卡米尔伸手抱紧了他的哥哥,日思夜梦,他可总算回来。外头似乎隐约已扬起了人们的欢声笑语,雷狮领着他要从床上起去。可他手上瞬间没了力气,便松开了手。这时身后柔软的床被瞬间变成了森冷的深渊,他掉了进去。发麻的恐惧吞食着他,那令人颤抖的失重感紧掐他的心脏,在脑后一阵钝痛传来他才从梦中惊醒。

  卡米尔看见旁边翻到的椅子,好一会儿才回过神。太阳已经下山,冷风毫不留情的侵袭着他,他甚至连起来的力气都没有。远处的街道,呼啸过凛冽的风,不知带走了什么。

  深夜,卡米尔突然感觉到有什么在咕噜噜作响,在体内的深处,隐约咆哮着,紧接着要喷涌而出。卡米尔猛地从昏睡中惊醒,他下意识的捂住嘴跑下床,却来不及了。一股热液从指缝间溢出,他被抽走了骨头般跪在地上抑制不住的吐血。灵魂似乎要挣脱肉体的禁锢,但生的欲望不允许它飘然远去,于是它变成了粘稠的血液从身体里喷涌而出。不知过了多久血才停止咳出,卡米尔的口中除了苦涩,还多了一分腥甜。他倒在地上,呆呆的望着那滩鲜血。在他体内什么都开始崩坏衰竭,先是耳朵,肠胃,再是肺部,最后是心脏。

  长期缺乏进食的萎缩的肠胃已经无力蠕动,吐完血的胸膛热乎又空虚,能带给他的只有一阵发麻又窒息的晕眩。卡米尔闭上眼,这一定又是一场无比甜美的梦。人们在唱着不知名的歌谣,不知是为喜还是为惧而歌唱。

  又是那双温暖的手,紧紧环住了他冰冷的身躯,卡米尔睁开眼,瞥见的是雷狮翘起的发尾。窗外的灯火是更加的明亮,桌上摆着装满糖的罐子,床头也已经放好了出门准备的外套与围巾。他明白要出门去了。卡米尔欲要起身,雷狮却捏着他的下巴吻了上去。舌头刮过湿热的口腔,连同一股子的血腥味也一并相互吞咽着。那是世界上任何一颗糖果也不能比拟的甜美的吻,卡米尔觉得他的心脏似乎已经要停止了跳动。人们的歌声愈来愈高,灯火明亮的诡异。

  万圣节踏着灯火将至,卡米尔抱着要空底的糖罐靠在门口。没有雷狮监督,长期病态的嗜糖,身体总归撑不住,卡米尔感觉身体越来越沉,只要睡下去他就能再见到雷狮。这么想着他将最后一颗糖送入口中,寒风无情地摇晃他不堪重负的身体,血又从他的口中涌出。最后能给予他的,只有睡眠之神引领他去那温柔之地的祝福。

  他又在温暖中苏醒,他身处温暖的臂弯。他们所做的事情却是火热无比,神魂颠倒。他扬起脖子,被血液烫伤的喉间只能断断续续地发出几声轻叹。他被快感支配的不能自己,伸出手紧紧抓住雷狮汗湿的头发,他像团火苗,在这一瞬间熊熊燃烧…没有什么能比与深爱之人欢愉更为沉醉。灯火环绕着两副紧贴的身躯,人们的歌声唱到了最高。

  卡米尔想抱紧雷狮,可雷狮的身体却瞬间变得滚烫,像是烈火般烧疼了他的手,疯狂的燃烧着痛感神经。但他不愿意松手,如飞蛾扑火般心甘情愿,他甘愿沉沦在雷狮火热的怀抱。没有什么能够再唤醒他。

  “咚咚…!”

  有什么闷响在耳畔响起,但他不是早听不见声音了吗?

  “咚咚咚!”

 å£°éŸ³ç ¸ç¢Žäº†æ¢¦çš„屏障,卡米尔浑身一个激灵地惊醒过来。

  可他睁开眼看见的却是一片熊熊燃烧的火海。他睡着的时候不慎打翻了烛火,于是将整间屋子都烧着了。卡米尔无力的垂下头看着已经被烧烂的双手,肺部又在咕噜作响。他已经无法再等雷狮回来了。

  “咚咚咚!!”

  这不是幻觉,他真切的听到了敲门声。那垂死的心猛烈的敲击他的胸膛。那要化为泪水而溢出的冲动,驱使着他忘却火焰灼烧皮肤的剧痛,吃力地爬向门边。他撑起身子,这时的屋子已经摇摇欲坠掉下了房梁。颤抖地伸出手打开了门,白色的头巾先一步飘荡在他的眼前。

  他思念的哥哥正站在门口,朝他笑着,只是面色苍白得有些儿不正常。

  “我回来了。”

  雷狮向他伸出手,房屋倒塌了,卡米尔紧紧牵着雷狮的手。他的身体变得很轻,因为卸下了病痛和思愁,他变成了自由的灵魂。与他深爱的哥哥一起手牵着手,像那时候他们赶去城镇参加庆典一样的穿过了人群,消失在了欢歌笑语的万圣庆典中…

  在万圣节这天里,已故之人的亡魂会在这一天返回故居。人们的歌声停止了,悄然的,不知带走了什么。 

  换了时间。希望大家喜欢!滚回学校了qwq祝大家万圣节快乐!